得金獎的紙箱?

leafbed10

前一週很熱門的議題,就是今年台北設計獎工業設計類的金獎由一個紙箱來獲得,引起許多人的爭議。雖然說這紙箱除了可裝入愛心物資外,上蓋有機關可置入筆記本以及筆,而且紙板上還有圖畫可以切割下來組成玩具。在這樣一個構思下,彷彿好像有那麼一點的巧思。不過攤開來說,就是一個裡面畫上圖案的紙箱。上方置放文具的機關完全會佔到紙箱的空間,不如省下機關的成本直接把文具放入紙箱就好了…

比較起國際關於愛心取向的設計,這一篇就讓大家自己去評斷看看金獎的資格到底符不符合。

 

南韓的設計公司unplug design發想出來的Dream Ball,在運送過程中,罐子內部裝入了急救物資,在醫療資源缺乏的非洲地區相當需要。至於罐子上的波浪條紋則是可撕下的曲線,這一條一條的帶子可藉由罐子上的說明,編織成不同大小的球類。至於足球可說是最簡單且在非洲最熱門的運動,只要有一顆球,一雙腳就可以進行。甚至Dream Ball比起真正的足球成本低上了許多。

相同是裝載物資的容器,一個可變成足球,省下了許多製作成本。一個是把圖案切割下來變玩具。

愛心度相當,但這是設計金獎,設計度上誰勝誰負呢?

 

leafbed10

2011年法國設計師週,設計工作室NOCC展出了這一系列紙箱Leafbed,旨為替全球落後地區的人群都能有一張休憩的床組。

leafbed04

能夠拆卸組裝的大小讓運送更方便,在國際運送昂貴的運費上,這設計的確能夠讓這發明散佈到更多貧窮地區。

leafbed08

四個箱子排在一起就變成了一張單人床。

leafbed03

輕盈的重量讓小孩子也可以搬運。有些貧窮地區連一張床也買不起,想想Leafbed能改善多少貧苦生活。

leafbed05

換個方向就變成椅子與桌子,多麼簡單卻美妙的設計。重點是載重絕對是沒問題,在設計產品上符合人性這一點絕對很重要。

 

「設計是在改善人的生活」,提供物資的確是愛心的表現,但是別忘了這是工業設計的比賽,在產品機構的設計上,是不是該有一定的標準?而不是用動機來評選。

7

設計師徐景亭和蕭永明的巧思,將廢棄物製作成可再使用的物品。如果今天金獎紙箱是使用廢棄報紙壓縮而成,或是其餘回收材質製作,也許還不會那麼多爭議。畢竟紙箱裡面畫圖加佔空間機關這檔事,很多裝飲料的紙箱好像也能做到。是不是哪天可口可樂把內部印上圖畫的紙箱也拿來參獎,動機是把可樂送到貧窮地區,也能拿個金獎?

留下一點想法吧!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